中国经贸新闻网
当前位置:中国经贸新闻网 > 新闻 > 国内新闻 >
分享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

金亚科技欺诈发行面临强制退市风险

2018-06-27 08:46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证监会称正在对金亚科技ipo保荐机构、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从业人员的执业行为进行全面调查。

  继欣泰电气之后,金亚科技(300028.sz ,下称金亚科技)有可能成为a股第二例因欺诈发行股票而被强制退市的案例。

  6月26日晚证监会公告,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,通过虚构客户、虚构业务、伪造合同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,骗取首次公开发行核准。其中,2008年、2009年1至6月虚增利润金额分别达到3736万元、2287万元,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%、109%。

  上述行为涉嫌构成欺诈发行罪,证监会与公安机关会商后,将金亚科技相关人员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根据深交所今年3月发布的《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构成欺诈发行的上市公司,将被终止上市,同时不得重新恢复上市。

  金亚科技也已进入到了相应流程,6月27日复牌后将交易30个交易日,随后再次停牌,并由深交所做出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。

  追责中介机构

  2015年5月,借着电子竞技概念,金亚科技市值曾经冲至167亿元。随着证监会的一纸立案调查通知,金亚科技开启为期三年的下跌。

  截至6月26日收盘,当天停牌的金亚科技总市值仅剩下10.8亿元,位居沪深两市倒数第6位。

  市值不断缩水的背后便是,始终悬而未决的退市风险。

  证监会调查发现,金亚科技和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。正是涉嫌犯罪,故决定将金亚科技及相关人员涉嫌欺诈发行等犯罪问题,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“将公司移送公安机关后,会追究上市公司和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,这适用于刑法的第160条,即欺诈发行股票、债券罪。”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6月26日介绍称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,保荐券商等中介机构也将面临追责?

  “是否追责需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,并由证监会或法院等部门作出认定。如果证券承销商和中介服务机构有证据证明无过错的,应予免责。”刘国华表示。

  对此,证监会26日晚间回应称,目前,我会正在对金亚科技ipo保荐“机构、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从业人员的执业行为进行全面调查。初步查明,保荐机构联合证券、审计机构广东大华德律会计师事务所、法律服务机构天银律师事务所涉嫌出具含有虚假内容的证明文件,我会将依法严肃处理。”

  投资者索赔未果

  对于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,并非没有引起过外界怀疑。

  “早在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时,就有人质疑其海外业务收入情况。”成都一位曾“踩雷”金亚科技的投资者6月26日介绍称,但当时a股处于牛市阶段,金亚科技更是涨势如虹,细节问题也就没有过多关注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参加这场股东大会,现场周旭辉更是喊出了“对标乐视”的口号,彼时他也不会想到如今乐视这般的结局。

  “选股票,就要找老板能折腾的上市公司。”彼时股东会上,一位来自天津的资深投资者曾表示,不用担心电子行业的估值过高的问题,天空才是它的极限。

  随后不久,金亚科技被立案调查、暴跌、停牌,这位天津投资者的结果已不得而知,但金亚科技却因财务造假,面临着切切实实的索赔。

  2017年11月至今,金亚科技先后八次发布“收到法院传票”公告。如6月29日,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将再次一审开庭,70名自然人要求金亚科技、周旭辉赔偿股票投资相关损失合计5918万元。

  这只是其中金额较大的一笔,其他单笔要求赔偿金额在几百万元至数千万元之间不等,该案代理律师估算整体索赔金额在2亿元左右。

  前期参与金亚科技投资者索赔案的刘国华表示,一审原告胜诉,但判决赔偿的比例很低,仅有投资者要求赔偿金额的12%左右。

  而金亚科技则提出上诉,理由包括“公司认为一审法院在扣除系统风险比例时,单纯选取创业板指数的跌幅作为对比不恰当,对公司不公”、“金亚科技在全部创业板个股中,跌幅不算多”等。

  目前,刘国华所代理的投资者尚未获得任何赔偿,“金亚科技现在的情况,可能也没有全额赔偿的能力。”

  而金亚科技实控人周旭辉2017年11月已被证监会处于90万元的顶格罚款,以及终身市场禁入的处罚。

  但截至4月2日,周旭辉累计质押金亚科技9202万股,占其持股总数的95.6%。而在早之前,周旭辉的另一家关联公司*st巴士(002188.sz)的1989万股股份,也已被周旭辉悉数质押。

独家报道
关于我们 版权信息 信息合作 隐私保护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